“万一不想飞”先生?邀您共赏奇葩的机票黄牛

疫情发生以来,由于“五个一”政策以及卫生、商业上的各因素考量,中国的国际航线数量剧减。近日民航局的相关政策有所松动,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航线首先增加,紧接着法国航空、汉莎航空、维珍航空、俄罗斯航空和新西兰航空这五家航空公司也被批准复航。

其中法航的动作大概是最快的——在昨天(6月16日)当天,就宣布于6月18日恢复首个巴黎到上海的航班,并且官网上迅速开放了订票:

是的,你没看错,一张单程的经济舱机票需要大约六万人民币,不过确实是很临近的日期,而且比国内几家航司的票怕是也没贵多少。不知道是不是有更便宜的舱位在截图之际已经卖完了。

令人震惊的是,两百多张票放出之后还没几分钟就被抢完了。一方面是法国以及其它欧洲国家(尤其是英国)华人的回国需求仍然比较旺盛,另一方面这张票甚至也成了一些大西洋彼岸回国之路的跳板,这不,没过多久黄牛就安排上了:

从洛杉矶经巴黎回上海,这可是绕了大半个地球啊……

这两百多张票里,有多少是真正的顾客买的,有多少是黄牛买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按常理来说,普通的人的消息大概不会这么及时,而且抢票的手速怕是也不如黄牛,所以其中黄牛的比例肯定不会低。

这不,就有这么一位购票人完全不想掩饰自己是黄牛的事实(图中为荷航的页面,因为荷航法航系统是互通的):

是的你没看错,这位先生姓“万一”,名字叫做“不想飞”,全名“万一不想飞”。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还真不知道有哪个民族能起这个名字的,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了,也可能是哪位外国友人的名字刚好和这五个字的拼音重合。

据闻还有一个名字叫做“Jipiao Li”的,这位就比较敬业了,好歹起了个正常的“李”姓——只不过也可能是手滑把“Lu”打成了“Li”,毕竟“撸机票”这个名字才更符合黄牛的性质。

其实这些黄牛的操作都是一样的:先开始购票过程将票给锁住,二十四小时内并不需要付款——既然只是先锁位置,名字自然无所谓了。然后去市场上找顾客加价卖出去,接着要么改名、要么退票腾出空位重新订,再出给顾客。这样两手一倒一张票也是几万块钱的利润入账了。

法航方面的动作倒是也挺快的——当天下午就出台了紧急政策,取消了包括官网在内的所有购票渠道,中国航线的机票仅可通过400开头的中央客服电话预订,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遏止黄牛。

只可惜这一场场闹剧的背后,不知道是多少连天价票都买不到、回家遥遥无期的海外华人的心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