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除了二锅头,世界名酒大盘点,喂饱你的酒虫!


人生中有一大悲剧:酒精过敏!一辈子都无法体验“酒鬼”们或月下独酌,或觥筹交错的快意人生。对于真正爱酒、懂酒的人来说,甚至可以为了喝上一杯最正宗的美酒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有一种最引以为傲的国饮,这些酒酝酿出了各自国家最本真的性情。现在就跟随一个“伪酒鬼”去全世界喝个痛快。

 

格瓦斯(俄罗斯)


被称作“液体面包”的格瓦斯对于大东北的小伙伴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种盛行于俄罗斯、乌克兰等东欧国家的低酒精度饮料充满了前苏联时期的复古味道。实际上这种“酒”起源于一千多年前的俄国,据说当时的俄国贵族在远赴巴黎追求上流社会生活的时候都会因为喝不到格瓦斯而打道回府。


(图片来源:Instagram @thegoodfoodrussia)

 

格瓦斯由面包发酵制成,口感酸甜醇厚,类似啤酒。

有时候,格瓦斯的制作中还会加入浆果、蜂蜜、薄荷等成分,以使混合物更加活跃。通常这种饮料是未经过滤的,里面还有发酵的残余物。这种发酵有助于保持维生素和其他营养元素,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酸会杀死有害的细菌。在俄罗斯人看来,格瓦斯是一种比水还要安全纯净的饮品。



 

冰香槟(法国)


一杯加冰的香槟绝对是夏季泳池畔的最佳饮品。用大玻璃杯盛香槟,再加一大把碎冰块,一直是法国蓝色海岸独有的腔调。他们把这种香槟称为“泳池边特饮”。法国传奇女星碧姬·芭铎是这款酒最早的狂热者,她喜欢把新鲜的水果片扔进去。


(图片来源:Instagram @champagneworldwide)

 

起初,这一喝法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但几年前,随着酩悦香槟(Moet & Chandon’s Ice Imperial)的推出,冰香槟变得越来越普遍。其他品牌也加入了这股潮流,把冰香槟变成了一种全球现象。



正如酩悦香槟的大师伯努瓦•古埃斯(Benoit Gouez)所解释的那样:“我们想要创造一种混合物,一种只有在冰融化时才能达到的和谐用量。”




威士忌(苏格兰)

 

苏格兰精神酝酿在他们的威士忌当中。威士忌在苏格兰被称为“液体的阳光”。曾经,威士忌是佃农们在风吹雨打的苏格兰高地上偷偷调制出来的。这种高浓度的酒能帮助他们忘记寒冷和饥饿。


(图片来源:Instagram @granderrum)

 

而如今,威士忌已经超越了它“卑微”的出身,在上流社会中崭露头角。一瓶好的威士忌的味道、香气和质地取决于它的产地,而威士忌也是如今世界上最国际化的饮品之一。无论人们聚集在哪里,舞会还是小酒馆,都会来上一杯。


(图片来源:Instagram @wrencheswhiskyandwood)

 

威士忌现已成为苏格兰的第三大产业,仅次于能源行业和金融服务业,每年会创造50亿英镑的价值,其中90%来自于海外消费。



 

亚力酒(斯里兰卡)


起源于斯里兰卡的亚力酒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烈酒之一,主要由椰树还未开花的树汁酿造而成。在凉爽的早晨,酿酒的村民们爬上摇曳的椰子树顶端,从花茎上砍下花蕾,再沿着绳索从一棵树爬到另外一棵树。


(图片来源:Instagram @aginthing_)

 

他们将采集的水果、谷物和树汁放在桶里发酵,无需额外的催化剂,白天的热量便可以激活天然酵母,在几小时内把这种液体变成轻度酒精饮料。村民将发酵好的亚力酒进行蒸馏,存储在特里科马里木材制成的木桶中。



源自东南亚的亚力酒比威士忌、杜松子酒和朗姆酒的历史还要悠久。自从700年前马可·波罗见证了它的诞生以来,这种酒的生产方法几乎没有改变。亚力酒最大的特点就是柔和,有着微妙的朗姆酒般的性质与香草和花香的味道。



 

拉克西(尼泊尔)


拉克西是一种传统的尼泊尔酒,据说人们可以将蘸过烈酒中的手指用火柴“点燃”来测试酒的质量。手指烧得越亮,酒就越精致。


(图片来源:Instagram @urban.bush.man)

 

传统的尼泊尔拉克西是从一种名叫Kodo的小米中提炼出来的,也可以从其他谷物或水果中提取,由一个看起来像窑的精巧装置制成。蒸馏过程中微小的变化都会导致成品质量的巨大差异。


(图片来源:Instagram @rakisokaktaa)

 

最好的拉克西酒被用于宗教仪式。有时在蒸馏过程中还会加入杜鹃花花瓣,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这个小小的细节都会让旅行者爱上这个国家。



 

梅斯卡尔酒(墨西哥)


如果你问一个墨西哥人,他会告诉你梅斯卡尔酒不会让你喝醉,它会让你更接近上帝。在墨西哥人眼中,品尝梅斯卡尔酒更像是一门生活的艺术。


(图片来源:Instagram @ericmedsker)

 

梅斯卡尔酒主要生产于瓦哈卡,生产方式非常传统,产量稀少,需要在地下窖中对龙舌兰属植物进行烘烤,并在皮革大桶中发酵蒸馏。


(图片来源:Instagram @houseoflugo)

 

西班牙曾经的征服者视梅斯卡尔为对他们权威的威胁,并禁止制造这种酒。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这种酒一直在地下生产。而生产大量的梅斯卡尔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龙舌兰属植物,需要长达15年的时间才能长成。




辛加尼(玻利维亚)

 

这种玻利维亚的烈酒是雪碧的最佳伴侣。16世纪初来到玻利维亚的耶稣会士们带来了亚历山大的麝香葡萄,祭司们开始用它酿酒,而当地人发现它更适合制作烈酒。


(图片来源:Instagram @rejerosingani)

 

辛加尼的制作方式和白兰地一样简单,但它所呈现的味觉却是灿烂的花朵芳香和丝般柔滑与辛辣。


(图片来源:Instagram @cocktailcollaborative)

 

用于酿酒的葡萄为了在高原日晒和寒冷的夜晚生存下来,形成了厚厚的果皮,这有助于它保持其微妙的芳香和味道。辛加尼与姜汁汽水和酸橙混合的饮品被称为Chufly,这是玻利维亚对古巴自由的回应。



 

甘蔗酒(巴西)


这是一种让酒客们“发疯”的巴西烈酒。2016年2月18日《镜报》头条报道过一条令人震惊的新闻,一只喝过甘蔗酒的疯疯癫癫的卷尾猴拿着刀闯进了巴西帕莱巴州的一家酒吧。


(图片来源:Instagram @ginmixologist)

 

这种产自巴西的朗姆酒由甘蔗汁制成,是巴西独有的饮品,每年要消耗超过10亿升的二氧化碳。当地人甚至夸张地说,巴西的海水都用于酿造甘蔗酒了。


(图片来源:Instagram @surfingthew0rld)

 



Kussu(芬兰)

 

Kussu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一只小狗的昵称,但实际上它是克斯肯可瓦伏特加(Koskenkorva Vodka)的别称。这种酒由谷物制成,并加入了少量的糖。在许多美食家的眼中地位远超伏特加。


(图片来源:Instagram @sibiryakpelmeni)

 

它温和的质地使之成为混合酒中一个极好的基础。无论是混合可乐、苏打水还是红牛都非常受欢迎。



但它的最佳伴侣是一种名叫Salmiakki或Turkinpippuri的芬兰糖果。将糖果磨成粉末,在烈酒中溶解,会使Kussu变得乌黑而甘甜,你甚至可以在酒里加入止咳含片。



 

梅酒(日本东京)


在日本人眼中,酒是一种平衡的艺术。



在日本的酒文化中,梅酒和清酒一样重要。这种口感甘甜的酒还有很强的保健功效,可以消除疲劳、调整肠胃。临睡前喝一杯梅酒可以促进血液循环,缓解精神压力。



含有丰富的钙、镁、钾、磷、铁、锰、铜、锌等多种矿物质,可以使身体的酸碱度达到平衡。

 


想象一下,在一整天旅途的奔波下,去酒吧,品上一口当地最正宗的美酒,此中妙意难以言说。但,巡哥提醒大家,美酒虽好,一定不要贪杯哟!


✈

一直梦想着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赞 (0)